笑离_xh

超级懒癌晚期患者 xxj超白描文笔

五金大佬吃醋了「雀獭/昏狼」

五金大佬吃醋了「雀獭/昏狼」

/ / / / 文笔不怎么样啊

/ / / / wanna one go(第一季)狼辉发糖那里我真的希望是雀獭啊

/ / / / 就当我写着玩的吧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朴佑镇吃醋了。

因为李大辉总是黏着裴珍映,上次录制团综时(第一季),就和住一间房,和他一起出去玩,和他穿情侣装。

说实话,他吃醋了。

虽然那个时候他们还没有在一起,但现在朴佑镇表白了,两个人也在一起了。

所以他吃醋了,赌气似的不理李大辉。

李大辉就奇怪了,他俩也才刚刚在一起,还是朴佑镇表白的,现在不理他了。

几个意思?

“哥!”

李大辉在房间里叫他,他无视,装作没听到。

李大辉撇了撇嘴,切,你不理我,我也不要理你。

哼!

出了房间后,他打算去找裴珍映玩。

朴佑镇坐在床上玩着他那些最爱的组装玩具。

他想着要是可以,他能玩一天!

但只要小水獭来找他主动认错,再亲他一口,他马上能丢下这些东西爱怎样怎样!

只不过小水獭好像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正在吃醋。

快速的在手里拼好了一辆小车,放在边上的手机响了,拿起来一看,发现是他的好亲故,朴志训发来的短信:

「朴佑镇你管管你家小孩好不好?」

「他总黏着珍映我看着很不爽啊兄弟」

“……”

他又去找裴珍映了?他是有多喜欢裴珍映?

真是气人!

朴佑镇现在只觉得他的心里在冒火。

又是裴珍映。

也真是令人嫉妒啊!

他没有去回复朴志训的短信,撒手丢下手机就走出了房间。

裴珍映的房间里只有三个人:李大辉、裴珍映和朴志训。

李大辉的头靠在裴珍映的肩上,耳朵戴着一只耳机,手里拿着的平板正在播放着某部恐怖电影。

裴珍映由着他这么靠着,耳朵里戴着另一只耳机,一手握着一袋水果糖,另一手拿出里面的糖粒,喂给李大辉和自己吃。

朴志训坐在这两人的对面,一脸不爽。

“大辉,你去找佑镇看好不好?”

“不好!我不想理他!”

李大辉看都没看一眼眼前的人。

他不理我,我干嘛要理他啊?闲着没事干吗?

“珍映啊我说你两这样……”跟李大辉说不通朴志训便去和裴珍映说,结果没有想到裴珍映把手放在他好看的嘴唇上,瞪了他一眼。

“嘘!我在看电影呢朴志训你别吵!”

“……”朴志训不说话了,MD裴珍映到底是你的电影重要还是老子重要?!

房间的门突然开了,三个人齐齐地望了过去。

是朴佑镇。

见到是朴佑镇,李大辉瞟了一眼,装作毫不在意的回过头来继续看电影。

但实则他的心里现在已经什么也看不下去了。

不是不理他吗,来这干嘛?找谁?找裴小狼还是找朴小眨的?

朴志训看到了朴佑镇,顿时间,他的脑内自动补脑出了自己两眼泪汪汪的看到了希望的光芒的模样。

回过神来甩了甩头,我在想什么?这都是些什么鬼?

朴佑镇黑着脸,一句话也没说走上前来提起李大辉将他带走。

干的漂亮!朴志训在心里鼓掌。

平板随着从被提起的李大辉的身上掉到了床上,裴珍映愣愣的看着朴佑镇关上的门,身子忍不住颤了一下。

朴志训拿起平板,做到了李大辉刚才的位置。

“你干什么?”裴珍映问他。

朴志训戴上刚从李代辉身上掉下来的耳机,将裴珍映的头按在了自己的肩上。

“看电影啊!”

一句看似风轻云淡的话。

……

李大辉带回了房间,一下子把他扔到了床上。

李大辉有些吃痛。

“很疼唉哥!”他抬头去看朴佑镇,见他关上了门转过身来脸色仍然是黑的的。

“我说你今……唔……!”

一个突如其来的吻堵住了李大辉的嘴,他吓了跳,下意识的想要挣脱,朴佑镇的手紧紧抓住了他的手,这才让他想起他们是已经在一起的了。

李大辉笨拙的回应这个吻,有些青涩却又是很卖力。

麻雀的舌头悄悄的进入了水獭的领域,很快便扫刮水獭口腔的每一处,然后带着不太会接吻的小舌纠缠起来……

小水獭现在整个都是甜甜的水果糖的味道,朴佑镇对于甜食感觉还好,但在他舌尖上品尝到的这个味道却是非常的喜欢。
麻雀大佬把小水獭吻得有些呼吸困难了才有些不舍的放开他。

李大辉大口大口的喘着气,张开小嘴有些含糊的说着刚才想要问的事。

“哥……你……你今天……到底怎么回事啊……”

吻了李大辉的朴佑镇极力掩饰着自己的心理。

“但现在你自己还不明白?”

李大辉可爱的小脑袋垂下来,细细的在回想着。

也不知道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。

看着眼前这个可爱的人朴佑镇忍不住上扬嘴角,小虎牙露了出来。

“哦!哥是吃醋了吗?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END








评论

热度(96)